南京九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
产品目录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业务部
电话:025-63736364
邮箱:service@aomeichuye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电企淡然 煤企喊冤

编辑:南京九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  字号:
摘要:电企淡然 煤企喊冤
在12月30日落幕的2012年煤炭产运需衔接合同汇总会,似乎能对2011年轰轰烈烈的煤电之争下一定论,然而电企消极待之、汇总方对结果闭口不谈等原因存在,这次汇总会留给今年的电煤形势,是太多悬而待解的疑问。

电企爽约

“昆明见!”这个略带挑衅意味的话语出自数月前的一个电企高层之口,目标当然是老冤家煤炭企业。然而电煤合同汇总会真的在昆明召开时,电企却爽约了。

“虽然我们邀请了,但是五大电力集团一个代表都没来!”汇总会组织方中国煤炭运销协会(以下简称“煤运协会”)的一位负责人12月29日对新金融记者说。据观察,参加汇总会的人员,除了煤企高层、煤炭交易市场负责人和省煤炭管理部门官员外,的确难觅电企身影。

“个别电力集团下属电厂人员还是会来的,特别是运力比较紧张的区域,希望来这里疏通一些关系,协调电煤运力问题。”华能集团控股电厂一位中层表示。

不过据知情人士透露,五大电力企业高层在汇总会最后两天还是出现了,目的是确认电煤合同是否顺利录入。

汇总会的主要内容是煤企将2011年年末签订的电煤合同信息汇总到煤运协会,分为网络汇总和现场集中汇总两种方式,电企并不是参会主体,“但这个会也是一个煤电双方交流谈判的平台,往年电企都是很积极的,双方争执得也很厉害,可2011年是个例外。”上述负责人说。

电企的腰板儿的确更直一些。一个月前,国家发改委出台了电煤价格的管控以及对上网电价上调的组合拳,这是电企用以谈判2012年电煤合同的重要筹码,也是对这次汇总会淡然处之的态度根源。

“对于2012年重点合同煤价格,发改委的管控信号已十分明确,所以最后煤电双方签订合同时没有发生太多冲突,还是挺平和的。”河北省发改委煤炭运销管理办公室主任郝宏伟对新金融记者说,目前河北省重点合同煤汇总已接近尾声,只有很少一部分量没有签订。

煤企开腔

从2011年电厂集体赴京哭穷到年末关于“煤企寡头论”的声讨,对电企的舆论造势成果,自认嘴笨的煤炭企业一致认为这是电企“有组织有预谋的统一行动”,并且“会哭的孩子有奶吃”,发改委对2012年电煤价格的干预就是电企的战利品。

而煤企却因此背负了沉重的负担。开滦矿业集团煤炭年产能为1000万吨,其中重点合同煤量是500万吨,在此次汇总会上已录入完毕,不过该集团副总经理吴爱民对新金融记者说:“对于有130年开采历史的老矿而言,开采成本很高,几乎到380元/吨左右,而4000大卡的合同煤规定价格才320元/吨左右。”

虽然2012年合同煤价格上涨上线设定在5%,但对于开滦煤矿的合同煤价仅能上涨15元左右,还是无法弥补每吨亏损45元的现状,如果乘以500万吨合同煤量,就是总共亏损两个多亿。

合同煤的亏损只能靠市场煤销售的利润来填补,但发改委对于市场煤到港价的限价政策又将煤企的利润打了折扣。

煤企对合同煤执行缺乏动力,是电企认为煤企合同煤兑现率不高的根本原因。但吴爱民并不认同:“合同煤兑现率很高,因为国家会定期调查煤企的执行情况,如有疏漏必然加倍处罚。”

据悉,山西焦煤集团和阳煤集团都因此受到3000万元的处罚。“如果是小型煤矿企业,在这样的处罚力度下就倒闭了。”

“煤价高涨、电价难升”这本发电亏损账似乎显而易见,但煤企的开采成本账却少有人算清。电价上调利好了电企,但是对于深井作业的高耗电煤企而言,就是一笔不小的新增投入。“地下矿井巷道有的长达10公里,照明、皮带传送走廊大量耗电,再加上持续的安全设施投入(高则每吨60元),另外国税、地税等的征收,这样的煤矿利润空间很有限。”山西一位煤老板对新金融记者表示。

“成本虚低,利润虚高。”山东省煤炭工业局副局长王立亭这样形容当前的煤炭行业。“山东运到江浙的煤,物流等中间环节成本很高,坑口价占最终交易价格不足50%。”

此外,王立亭还表示,山东省煤炭资源也在面临开采日益枯竭的现状,但是在2011年,为了保证山东省电厂正常供电,山东省内煤企以低于市场煤价200元/吨供应电煤,合计让利39亿元。

后市难料

2012电煤合同汇总截止时间是2011年12月29日,新金融记者30日向煤运协会征询统计结果,得到的答复是该协会需要对合同内容进行核实,对当前的统计结果不予公布,等2012年1月初将结果提交给国家发改委、铁道部、交通运输部之后,才会公布出来。

不过,一个未经证实的说法是,2012年电煤合同汇总量为12亿吨左右。这远远高出国家发改委2012年跨省区煤炭铁路运力配置指导框架中的8.346亿合同煤调出总量。

12亿吨的签订合同,最终能有多少通过审核,还很难预料,因为根据合同煤汇总要求,各煤炭企业要与煤炭用户企业签订量质价齐全、真实有效的购销合同。

据2011年12月份各省煤企订货会的签约情况,有很多只是合作意向合同,量价难签,在三西地区铁路运力吃紧的区域,运力在合同中更是难以体现,所以前来汇总会的人员,也多是协调运力的。

在价格上,煤电双方的分歧已经基本化解,但是有些煤企对于合同煤量上的分配还存在障碍。

淮南矿业集团年产电煤6700万吨,其中重点合同煤为2800多万吨,是电煤供应大户,主要供应华东、华南区域的电厂。该集团市场营销部负责人告诉新金融记者:“现在的难点是如何把合同煤的量合理地分配出去,因为该区域运力充沛,电煤根本不愁销路,所以大家都在争这个合同量,而我们自己也有参股电厂,这碗水怎么端平十分为难。”
上一条:微利时代,电子分销如何突出重围? 下一条:10亿元传感器项目落户东阳